• 6863阅读
  • 15回复

一千零一夜:手艺人洗染匠艾皮·勾与理发师艾皮·绥

楼层直达
传说,古代的亚历山大城中有两个手艺人,一个是洗染匠艾皮·勾;另一个是理发师艾 s<^UAdLnl  
皮·绥。他俩是邻居。 hS<x+|'l  
染匠艾皮·勾为人狡诈,常常骗人,而且厚颜无耻,在当地丢尽了脸面,做尽了丑事。 2M|jWy_  
他经常以各种借口向顾客骗取钱财,一旦钱财到手,便挥霍一空,而且还偷偷地卖掉顾客送 LR`/pet  
去的洗染的布料,卖得的钱用来大吃大喝,用完了事。等到别人来取衣料,他便骗人家说: #>!!#e!*  
“你明天早点来取,保证你取到。”第二天,别人来取,他又说:“唉,昨天我家有客人, >\VZ9bP<   
我忙着呢,没工夫洗染,请你明天来吧。”顾客信以为真,第三天再去,他又推托说:“对 I-+D+DhRx  
不起!昨天晚上我老婆生孩子,我忙得不可开交,实在没工夫洗染,请你明天来吧,我一定 6Lz&"C,`  
按时交货。” qt3 \*U7x  
总之,人家每次来取布料时,他总会找各种借口,赌咒发誓地骗人。最后,顾客生气 P:CwC"z>sS  
了,不信他的鬼话,质问他:“还我衣料,我不要洗染了。”这时,他又编出谎话,说: Bv/v4(G5g  
“安拉在上,我把你的衣料染得美丽无比,晾在绳上,但不幸被偷走了。谁偷的我的确不知 uT;9xV%ch  
道。” #<l ;YT8  
这时,如果顾客是忠厚老实的人,便自认倒霉,但要是碰上厉害的顾客,就非得跟他争 dyg1.n#M}  
吵不休。但就是告到衙门里,也是得不偿失的。 dyu~T{  
染匠艾皮·勾臭名远扬,人们避而远之,只有不了解情况的人才会上当受骗。就这样, LeO5BmwHR  
每天也有人跟他发生争吵,因此,他的生意清淡,入不敷出,无法维持生活。他溜到隔壁艾 z+wBZn{0I  
皮·绥的理发店中,观察着染坊大门的动静,如果看见生人带衣物来染坊门前,他就匆忙迎 'JRkS'ay  
出去,和人家打招呼: ^>]p4Q3 6  
“喂!有什么事?” b%pLjvU  
“请替我染这件衣服。” a*vi&$@`Z1  
“你要染成什么颜色,必须说好,不然弄错了颜色,不仅我吃亏倒霉,而且还要惹人误 F1 MPo;e  
会呢。你先付工钱,明天来取货好了。” -<CBxyZa&  
然后他收下衣服。 Z;Tjjws  
顾客付了工钱走了,他便把人家的衣服带到市场上去卖掉,将工钱和卖衣服的钱买成各 !f"@pR6  
种东西,尽情享受。 I,q3J1K  
他经常坐在理发店中等生意,如果发现到染坊来的顾客是来取衣服的,便躲起来不露 < v0 d8  
面。他利用这种办法骗人,混过了好几个年头。 )8P<ZtEU  
有一回,染匠艾皮·勾替一个大汉洗染衣料,卖了大汉的衣料。那大汉天天来取,总不 i\,#Z!  
见他的影子,原来他一见大汉来,便从艾皮·绥的理发店中溜之大吉,最后那个大汉忍无可 b/2t@VlL  
忍,只好和染匠打官司。法官派差役随大汉到染坊去查访,只见染坊中空空如也,除了几个 5)EnOT"'  
破烂的染缸外,就一无所有。因此,差役就同街坊上正直的穆斯林们封了染坊,带走钥匙。 |s s_<  
临走时留下话,叫艾皮·勾赔偿顾客的衣服,再到法庭取钥匙。 ~Uga=&  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染坊被关闭后,理发师艾皮·绥问染匠:“所有送衣料来洗染 K _y;<a]  
人,你都得罪完了,那个大汉的衣料,你究竟把它弄到哪儿去了?” ;i Ud3 '*  
“亲爱的邻居,实话告诉你,他的衣料被偷走了。” Vwl`A3Y  
“奇怪!人人送来洗染的衣物都被偷走,难道所有的小偷都光顾你?我怀疑你在撒谎, c)lMi}/  
把实情告诉我吧。” 6h;$^3x$  
“老实说,亲爱的邻居,的确没有人偷我的东西。” w' U;b  
“那么,你把人家的衣服弄到哪儿去了?” qzV:N8+,`  
“我把这些衣物全都卖掉,钱花光了。” = "Dmfy7  
“安拉可不能容忍你这么干呀!” ~2 =B:;  
“我这样做,还不是因为穷嘛。很久以来,没有生意,我本来就穷,再也没有什么办法 -KO E2f  
可想了。” Fet>KacTht  
“我的手艺不坏,可在这座城里,我也一样没有什么前途!”理发师艾皮·绥也感到困 ucB<  
窘:“因为我穷,人们都不找我剃头了。兄弟,现在我开始讨厌这门手艺了。” &o)j@5Y?  
“唉!生意萧条,我也懒得干了,”艾皮·勾说,“呃!我说呀,我们为什么留恋这座 H?O*  
城市呢?干脆我们离开这儿,到别的地方旅行,去另谋生路,反正我们是手艺人,还怕没有 N )&3(A@  
饭吃?我们离开这儿,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,摆脱苦难了。” 80 p7+W2m  
染匠艾皮·勾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旅行的好处,理发师艾皮·绥果然被他说动了心,感 [t?ftS  
兴趣起来,他吟道: 4xg%OH  
“为追求人生最大幸福,
 
只看该作者 安逸沙发  发表于: 2011-09-03
你离开家园, [6 "5  
到他乡去开拓。 1|s` z  
因为人在旅途, )~S`[jV5  
可以随意经营,无烦无忧, +?*.Emzl@  
还可以增广见识,学习礼仪, ;8 *"c  
有机会跟德高望重的人交游。 TKbfZw  
如果有人说: !KT.p2\  
‘旅行使亲人远离、离乡背井, /VP #J<6L  
给人带来困倦忧郁。’ QFN9j  
你回道: ~IPATG  
‘青年人即使在流浪中离开世间, 5\O&pz@D  
也比在谗言中苟活高贵。” @[`]w`9Q7  
在旅途中 ;Jb% 2?+=!  
艾皮·勾和艾皮·绥决心离开亚历山大城,到外地做生意。染匠对理发师说:“老兄, H3pZfdh?w  
现在我们已经结为兄弟了,你我之间可不能分彼此了。我想,我们一块来朗读《古兰经》开 .W$9nbly  
宗明义第一章,订下我们的誓词:从今以后,我们必须努力经营,互相帮助,除了吃饭,如 ydRS\l  
果还有剩余的钱,便存起来,等将来回到亚历山大再平分吧。” @MoCEtt  
“应该如此。”艾皮·绥同意艾皮·勾的提议,接着他们同声朗诵《古兰经》第一章, ;j[gE  
决定:谁有事做,尽量帮助另一个人,彼此同甘苦、共患难,寻求幸福。 &j/,8 Z*  
艾皮·绥于是收拾行囊,关了理发店,把钥匙交给房主,预备动身。至于艾皮·勾呢, .wTb/x  
却无牵无挂,反正那间染坊被官家查封了。他两手空空地同理发师去搭船流浪。 ew~uOG+  
他们刚搭上船,生意便来了。这也算是艾皮·绥的运气好,因为船上除船长、水手外, 1}SON4U  
还有一百二十个旅客,他们中没一个会剃头。因此,当船启锚之后,艾皮·绥对艾皮·勾 `Fe/=]< $  
说:“兄弟,在旅途中,我们需要吃喝,我们自己带的东西不够,我打算出去转转看,也许 }6 u)wF5  
有旅客要剃头,那我就可以挣一个面饼或半块钱,甚至一杯淡水,弄一点食物来。” Os]. IL$  
“好的,你去吧!”艾皮·勾说完,倒身就睡。 k2_y84;D  
艾皮·绥兴冲冲地,带着剃头工具,肩上搭块破布,在旅客中走来走去。 j|qdf3^f  
果然旅客中有人喊道:“喂!理发师,给我剃剃头吧。”他马上脚勤手快地替旅客剃了 *-.`Q  
头,旅客给他半块钱,他却对旅客说:“兄弟,我不大需要钱,只要你给我一个面饼,我就 %Wm)  
感激不尽了,因为我还有一个伙伴,我们带的粮食不够。” W5()A,R  
人家给了他面饼、乳酪和一碗淡水。他把吃食带到艾皮·勾睡觉的地方,说道:“起 EZVgTySd  
来,吃点东西吧。”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安逸网提示: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认证码: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