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5019阅读
  • 2回复

情感口述:猥琐姨夫半夜用舌尖吸吮我私处

楼层直达
忽然的长大 小时候,爸妈除了催我写作业,照顾我的起居饮食之外,是不可能一本正经的讲一些最基本的生理知识的。在中国,即使是现在,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校园,性7启7蒙的教育总是像小媳妇儿一样羞羞嗒嗒的。但是小孩子的好奇阻止不了。  56MY@  
U#&+n-npO  
上小学三四年纪的时候,和小朋友一起回家,路上听她讲吃巧克力能让女孩儿的胸围增大,当时屁大点的孩子,但也知道女孩儿胸大了才算发育,胸大了才算漂亮……有一阵子,我们几个小姑娘会买一包包的巧克力豆豆,天真的有些小小兴奋的期待着蜕变和成长。 ahQY-%>  
{pA&Q{ ^  
上初一的时候,我的胸围还是平坦坦的优质飞机场,确保雨天无积水,但是妈妈已经买了好多纯棉的小背心,让我天天都记得穿了。女孩儿的身体发育比男孩子早,心智也少少早熟一些,渐渐地,我感到了身体的微妙变化,同桌的书包不小心蹭到我胸围,哪怕是轻轻地一下,我也能感到钻心的疼。我固然从小性格大大咧咧的,有点假小子脾气,但还是女儿身。初一下学期来了初潮,我还没像有些女孩儿一样被这位忽然造访的亲戚吓哭,看到内裤上的血迹,我很淡定的拿出了收躲了三四个月的卫生巾,参照说明笨手笨脚的垫上以后,忽然特佩服自己。 ns *:mGh  
!8D>Bczq)  
M6bM`wHH>  
不能说的秘闻 我初中的那个学校离家比较远,家里人心疼我年纪小,不舍得让我住校,也不舍得让我坐车跑来跑往。当时二姨家买的新屋子离我学校很近,我们家和二姨家关系特别亲,再加上二姨家的屋子很大,刚巧还有一个空闲的卧室,于是我就和妈妈暂时住在了二姨家。 7t1as.  
evpy%/D  
才到二姨家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开心,由于二姨一直对我非常好,我觉得姨妈和自己的妈妈没什么区别。二姨家有什么好的都先紧着我用,二姨和姨夫怕我晚上睡不好,连自己的席梦思都让给我了睡。我是独生女,在家比较孤单,到了二姨家以后,天天都有个大哥哥陪着我玩儿。 !zvOCAb,  
ve:Oe{Ie{  
那个时候我觉得烦恼是大人的专利,我只是傻乐着,天天看着二姨和妈妈在厨房里一边说笑一边给我们做可口的饭菜,天天晚饭后我和哥哥围在姨父身边听他讲一些工作趣闻……那段日子,真的很快乐……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成了压在我心中的沉重的秘闻。事情发生在初一即将结束的时候。那天是周五,二姨单位到了一大批新的工作任务,要工作到很晚,她打算放工后直接到我外婆家住,就不回来了。 t{QQ;'  
!Z 0U_*&  
妈妈单位组织他们到革命老区旅游也不在家。这下家里只剩下了我,姨父还有哥哥,由于第二天是周末,晚上我们仨愉快的看电视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晚上看得是一个刑侦案件,某个乡村的一个小女孩儿被邻居奸5杀以后,碎尸埋在了后山。节目在讲述这个案件的时候气氛烘托的非常到位,阴森的背景音乐……加上我们客厅昏暗的灯光我忍不住就双手围着姨父的腰。但是又好奇谁是凶手,所以强撑着看。 $ 7W5smW/  
$VB dd~f  
g"k4Z  
猥琐的姨夫 最后那个无量的重口味节目,居然给了那个装尸体的麻袋一个特写!我依稀能看到女孩儿的手。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匆匆洗澡上床睡往了,蜷成一团,牢牢的抱着双腿。后来我听到姨父和哥哥也各自回房睡往了。我躺在床上,却越来越精神,一闭眼就是那个装尸体的麻袋在脑海里转圈。 KVh#"]<WV  
%H;}+U]Z  
无论如何都没法自我催眠了。我想着,假如妈妈在就好了,就可以缩在妈妈怀里,什么都不怕了。我忽然灵光一闪,姨父也是大人啊!我静静地走到姨父卧室里,姨父坐起身问我:“笑笑,咋啦?”,我委屈的说:“姨父,我害怕,睡不着,你来陪陪我吧。”姨父还是跟平常那样和善的对我笑,我觉得很踏实。我像平时蜷缩在妈妈怀里那样,揽着姨父的身子,开始自我催眠……无奈那个破麻袋还是挥之不往,我一直闭着眼,想着:闭着眼,一会儿就能睡着了,有姨父在,就不怕了。 2W`WOBz  
~#i2reG5  
过了好久,我还是睡不着,但还是坚持闭着眼,怕一睁眼,更睡不着。姨父可能以为我睡沉了吧。我能感到他醒着,由于他在不断的调整更舒服的睡姿。我忽然觉得嘴唇凉凉的,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还有点痒痒的。我感觉到了姨父的鼻息,才惊觉,姨父在用舌尖摩娑着我的双唇。我惊呆了,怕得不得了。初一的孩子,还是稍微懂点了的,我知道这是羞耻的,更何况哥哥的卧室就在隔壁,我难道要大喊大叫,让哥哥发现他的爸爸在亲我?也许……姨父只是亲亲我,喜欢我呢? @56*r@4:q  
FJ4,|x3v[x  
4w#2m>.  
失落的内裤 第二天早上,我感到大腿儿根儿被蹭了一下,模模糊糊的微睁着眼睛,就看到姨父站在床边对着我笑,我揉揉眼睛伸展下身体,却发现我没有穿内裤,我的小背心也翻卷上来,露出我刚发育的胸围。姨父还是和善的笑着说:“我给你做早饭往,一会儿哥哥也起来了,咱们就吃饭哦。”姨父走了之后,我一直坐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,我想告诉别人,内心又觉得这件事不能声张,失落的内裤肯定是姨夫拿走了,但又不知道他要拿我的内裤做什么,这样一边想着,一般记的哭了出来,由于在我年幼的心中,这世界怎么忽然颠三倒四起来。 N {~P}Sw  
.9WOT ti  
后来我把这件事写在了自己的日记里,结果不小心被妈妈看见了,她当时就哭了,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觉得都是我的错,我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哽咽着,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把日记本烧掉了。听到妈妈的话,我也只是木讷地‘嗯嗯嗯’的回答着。固然我并不太懂,但是从妈妈的话来推测,我感觉姨父应该是做了很不对的事儿,至少这件事儿会让妈妈痛苦,假如爸爸知道了会打死姨父……所以这件事情,是属于我和妈妈的秘闻。 a DXaQ  
lC`w}0 p  
'=%`;?j  
夜半惊魂 之后很快,我就搬出了二姨的家里,二姨每次见我还会问:“你以前不是和姨父最亲了么?怎么现在见了不怎么说话啊?”妈妈见我支支吾吾,会急忙过往打圆场。那以后我怕二姨她们看出破绽,就试图表现的更自然点吧。 dJ/gc"7aO  
/-i m g^^  
一次过节,二姨邀请我们一家子往她家吃饭,我本不想往,但终极还是往了。那天爸爸和姨夫喝的很开心,以至于拖延了我们回家的时间,到最后只能又留在姨夫家过夜,妈妈知道我心里的苦,但是又不好明说,只能依着我在以前住过的房间里默默叹气。那天直到半夜我还没有睡着,只好起来往客厅喝水,外面有月光照进来,我没有开灯。但是在黑私下,我却在阳台上发现了一个人影,吓了一跳, )QRT/, ;c  
=[&+R9s  
正要叫被那人一双大手捂住了嘴巴,同时,我也看到阳台的那个人正是姨夫。姨夫的表情非常慌张,我越发慌张,由于在慌乱中我看到姨夫下面是没穿衣服的,而且另一只手上拿的正是之前偷我的内裤,难道他在用我的内裤对着下面做什么事情吗?我隐约知道了些什么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姨夫说:“小蝶,你答应姨夫别声张,姨夫就放过你,不然你还记得那个装尸体的麻袋吗?”实在按照实际推断,姨夫当时只是在恐吓我,但我信以为真,连忙点头。姨夫看我诚恳,终于放了我,我马上一溜烟回了房间,牢牢地抱住妈妈。之后的我就开始郁郁寡欢,这件事也不敢告诉妈妈,只对妈妈说再也不往姨夫家了,妈妈以为是之前的事给我的阴影,也不委曲,反倒爸爸因此说了我好几次,嫌我不懂事之类,每次我就不说话,不解释,他以为是青春期的情绪叛逆,便也不再多管。 /H"fycZ  
l U8pX$  
好在不久我家就搬到了一个离姨夫家很远的地方,而我上高中和大学都选择了往外地,回家的频率很少,几乎就没再见过姨夫,固然如此,但是被姨夫曾经猥亵的事情还依然刻在我的脑海中,没当深夜,还是感觉心冷。
只看该作者 安逸沙发  发表于: 2017-07-29
就在一瞬间,我睡衣的带子被他一把抓开,真丝的睡衣从我光滑的肩膀滑落,我愣了一下,他也愣了一下,他的眼睛在我胸前停留了三秒,下一刻就狠狠地把我推倒在床上,像一头猛兽一样扑了过来,我挣扎不过。最后在这午夜时分,我空虚的心被小偷抚慰填满了。 6^WiZ^~  
c]S+70!n  
k>7gy?Y!K<  
那天下午下班回来,我远远地看到我们家住的这栋楼的外墙又架起了脚手架,也记得这栋旧楼有多少年了,只是在我的印象里除了不停地加固还是加固。走近一点才发现,脚手架离我们家的窗户不到一米的距离,踩上去可以很轻易就进到我们家的卧室。 llHN2R%(  
X >3iYDe  
)j]gm i"  
]6jHIk|  
我心里顿时一惊,便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跑,边跑还边给老公打电话,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呀?那边嘈杂的声音里,我隐约听到他大声喊:“我忙完就回来,你吃饭不要等我,你自己先吃。”我回到家,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了三遍,好在没有什么异常。悬在半空的心也就放了下来。因为以前几次楼房加固的时候,就曾听说有住户的家里被小偷光顾过的,所以,现在只要看到楼面架脚手架,我心里就紧张得要命。 B>ms`|q=l  
zw}@nqp   
h<+PP]l=  
夜里,时间已经到了11点了,但老公还没有回来,我就在纳闷嘀咕:也许这家伙晚上是不打算回来了。我拿起手机一看,果然就看到他的短信,静悄悄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的。 3csm`JVK  
~JAH-R  
JHnk%h0  
  此时刚刚立秋,晚上仍然有些烦躁和闷热之意,在辗转反侧许久,我才让自己入睡。朦胧间,我感觉到窗帘一动,有一个黑影在窗前一闪就进了我的卧室,我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坐起来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嘴巴已经被人捂起来,他低声说:“不许喊,否则我就杀了你。”他手里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,在我面前故意晃了一晃,我心里不禁哆嗦了一下,不禁想怎么最怕什么就来什么。 cdd P T  
MA~|y_V  
EI[e+@J  
由于对面楼的灯光穿过窗帘照进来,屋子里不是很黑,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,但却可以看清楚他的眼睛,说到底不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,甚至眉目之间还有一丝英俊。他凶狠狠地说:“给我找3000块钱,我会还你,不许报案。”说话时,他还不忘把手里的大刀在我面前晃了一晃,我害怕极了,便赶紧从包里取出今天刚取出来的钱:“这是我今天才取的,准备给孩子上学用的,大约3000多,我只有这些了。” 4he v ;  
}qG?Vmq*R[  
他连看都没看就把钱往口袋里一塞,并说:“我也没向你多要,那么多废话干吗?”然后,他把我往旁边用力一推,准备从我身边过去。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我睡衣的带子被他一把抓开,真丝的睡衣从我光滑的肩膀滑落,我愣了一下,他也愣了一下。 !#}v:~[A  
yg]suU<z]  
他的眼睛只在我胸前停留了三秒,下一刻我就被他狠狠推倒在床上,他突然像一头猛兽一样扑了过来,我虽然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,他侧过来的身体压着我的双腿和双手,我丝毫动弹不了,我只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任他为所欲为。 0sq=5 BnO  
eD>-`'7<  
SS l8  
  但是他在最初的侵略之后,他的吻反而渐渐变得温柔,而我竟然慢慢地喜欢他的舌尖象小蛇一样在我唇齿间游走,在那一刻,我几乎忘了他是一个入室抢劫的丑恶的窃贼,在这个危险的卧室里,我是一个寂寞得渐渐要枯萎的女人,他是一个激情澎湃的男人,我和他,只是在恍惚之间,在道德廉耻来不及发挥作用的时候,抽取生命中的几分钟肆意忘情了一回。 )$2%&9b  
)^*9oqQ  
]>]#zu$=c  
三十岁的年龄,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。不能从老公那里得到,没想到与小偷发生性关系却让我得到了这种感觉,甚至怀念,直到现在,我都在想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?说实在,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了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安逸网提示: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认证码:
上一个 下一个